通用banner
您当前的位置 : 首 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漆海”秦岭 从漆树大山到漆艺强山有多远?

2021-04-08 17:55:47

如果要让炫目的色彩、光滑的手感、艺术的美感在一个器物上体现,生漆会是当之无愧的首席承载物。 

西周墓葬出土的漆器、兵马俑表面的漆层、流传国外的漆物……对于有8000年使用史的生漆来说,其在中国的地位,“树割漆”是与“蚕吐丝”、“蜂做蜜”并称的古代农业“三大宝”。生漆作为一种天然的绿色材料,具有较高的经济价值,它刻画了中国器物色彩最美的记忆。 

漆树是我国重要的经济树种,浑身都是宝——树可取蜡,籽可榨油,从其韧皮部采割的生漆是一种珍贵的生态材料,除此之外,漆树的叶、花、根、皮、果实、干漆、材质等都可以加工利用,具有很大的潜在开发价值。 

秦岭有佳木,出漆冠九州。千百年来,秦岭出产的生漆一直是中国漆行的优等生,不但滋养了一代代以割漆为生的割漆工,也让中国漆器的大名长久不衰。 

然而,随着现代工业的发展壮大,生漆采集、漆艺传承等需要手工劳作的传统项目日渐式微。采割效率低下、条件艰苦、人工短缺,漆艺缺少关注、渐趋小众、后继乏人,这些造成了中国生漆产业难以发扬光大。 

秦岭生漆产业的窘况,其实就是中国生漆产业的一个缩影。 

秦岭扬名世界的中国“漆海” 

在树文化中,桑树、茶树和漆树可列为“前三甲”,在漆、茶、丝绸三大文化中,也许漆文化不是“老大”,但却“最悠久”、“最古老”。 

已有的考古证据表明,早在8000年前,跨湖桥的先民已经对漆的性能有所了解并开始使用,这就是跨湖桥遗址出土的“漆弓”。它从8000多年前的跨湖桥文化时代一路走到今天,形成了独特的中华生漆文明。 

其实,漆树上得厅堂,在《诗经·秦风》中就有记载。关于它与陕西的表述,《本草纲目》记载得十分详细。 

秦巴山区生漆资源主要分布于秦岭南、北坡和巴山北坡等区域的海拔400—2360米范围内的广大山区,其中天然漆树在秦岭的南坡和北坡主要分布在1000—2000米的中高山区,以1500—1800米范围内较为集中。截止到2014年,秦巴山区有漆树7700多万株,约占全国漆树资源总量的三分之一。优良品种主要有:大红袍、高八尺、金州红、秦佛漆树、火焰子等,其中大红袍、高八尺是全国14个优良品种之一。 

在西安生漆涂料研究所张飞龙研究员看来,秦巴山区是我国漆树资源的集中分布区之一,漆树数量大、类型多、栽培品种丰富,而且生长快、产漆多、漆质优、产量多,是我国漆树的最适栽培区。这来源于秦岭得天独厚的禀赋——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光照适中,土壤肥沃,极适宜漆树生长,是我国乃至世界的漆树分布中心,素有“漆乡”、“漆海”之称。 

正是因为漆的影响如此广泛,陕西才产生出与漆有关的河名地名传说——发源于宝鸡地区的漆水河是渭河的一个支流、后稷出生地漆县(治所在今陕西彬县)、西安“漆渠”据称是秦二世为修建阿房宫运南山之漆而开凿、女娲惩漆以警后人…… 

“你不知道吧,漆还能治病呢。国家中成药保护品种‘平消片’,干漆是其主要成分之一,有抗癌、提高免疫力的作用。”张飞龙说。 

割漆人:百里千刀一斤漆 

天然生漆是我国的土特产之一,号称“漆王”,是世界公认的“涂料之王”。8000年使用史的生漆到底长什么样?对于都市人来说,这可真是个问题。 

“割出来是乳白色,一接触空气便开始变色,黄、红、紫,颜色逐渐变深,最后是黑褐色,所谓‘白赛雪、红似血、黑如铁’。”张飞龙说。 

如今生漆资源越来越少,生漆的价格年年攀升,割漆是一种又苦又累的传统手工技术活,现在很难看到年轻的割漆人。每年夏天,都能在秦岭深处看到从四川前来割漆的老工人,刘平贵就是其中一员。磨得油光黑亮的工作服包裹着略显单薄的身体,一双看不来本色的手套、一把扇形刀、一只漆茧是他的全部家当。 

只见老刘先是在漆树上间隔一定的距离开“V”型刀口,生漆便沿着割开的口子边缘流出来,他拿出一个蚌壳做成的漆茧接在口子下面,让生漆慢慢流入贝壳中,一两个小时后便可收漆。 

生漆产量很低,有“百里千刀一斤漆”之说。老刘告诉记者,野生漆树的出漆质量NO1,但大多处在深山老林之中,寻找起来十分困难,他们要提前两个月进山找树,沿途做好标记,并修整道路方便进出,然后还要在漆树上捆上木棍或者打进楔子做好上树路径,方便爬树割漆。 

随着社会的发展,割漆这项传统的工作也出现了许多新变化,以前的割漆工人会沿路割漆,现在的分工变得更加明确,一部分人只负责栽漆树,然后按照割口把树租出去,10月底来数割口收租即可,另一部分人只负责割漆收漆,不负责栽树,而年纪大一些的割漆工人短时间内还重复着古老的割漆流程。 

“近几年来,村子里没有年轻人愿意出来割漆,我好几个徒弟也早都不干这行了。”老刘说起近年来生漆市场的黯淡,有点落寞,三十多年的风风雨雨,他与大山为友,与生漆为伴。“但我还是要继续干下去,这是老一辈人留下来的手艺,不能砸在我手里。” 

漆器 传承中国色彩最美的记忆 

如果问你兵马俑出土时是什么样?你可能不知道,它们都披有彩色的漆衣,而非今天的模样。 

陕西是生漆的故乡,种漆、制漆、用漆历史悠久,特别是安康有“始于殷周、兴于汉唐、盛于明清”之说。西汉漆器非常精美,当时陕西出产的漆器远播东南亚地区,朝鲜大量出土的汉代漆器均出自陕西。克罗地亚出土的漆器,其形制与西安张安世家族墓出土的漆器纹饰类似。法门寺地宫出土了唐代的两件黄釉漆金银平脱秘色瓷碗和一件漆宝函,以及现存日本正仓院的唐代螺钿镜、玉带箱及螺钿五弦琵琶、螺钿双陆局,都是陕西漆器的代表作品。 

生漆作为涂料有哪些优势?张飞龙如数家珍:耐腐、耐磨、耐酸、耐溶剂、耐热、隔水和绝缘性好、富有光泽……这也是生漆从发现就备受青睐的原因。 

但是,由于陶瓷工艺、石油化工的发展以及化学漆的大量使用,漆器在日常生活中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目前,生漆只是在古琴等高端乐器、以及部分家具、佛像等工艺品、漆画等艺术品中还有使用。 

陕西省美术家协会漆画艺术委员会秘书长任晓东就是漆器的痴迷者,他的“漆庐”安置在长安城南的佛家庄,院内如室外山林一般,漆庐中各色的工具器具杂陈。闲暇之余,他总是系着围裙,一个人静心创作。近年来,他坚持用生漆髹饰,以凸显木胎质地本色,随着时间的流逝,漆器就会慢慢积累出更加静谧沉郁的韵味。 

在任晓东眼里,漆器作为一种文化符号的记录功能,漆器表面观感作为一种艺术审美的愉悦功能,从来没有因为现代科技的发展而失色少许,相反,随着现代社会经济水平的发展、人们文化审美能力的提高,具有和润特质的生漆语言逐渐被人们认知和理解,具有极高审美价值的漆器物件也逐渐被人们接受和收藏。 

这是历史的回归,也是文化的回归。 

补全产业链 陕西生漆业开始行动 

“陕西尽管历来是生漆的重要产地,但是对于漆艺而言,几成沙漠,”任晓东告诉记者,这是他南下福建随名师学艺的很大一部分原因。 

“这几年国内漆艺发展很快,进步也很大,造型等也比日韩做得好,但是陕西的漆艺还是没有得到更多的关注。”任晓东说,陕西的漆艺没有形成一个产业,和福州相比,福州的投入很大,产业链非常完善,民间企业家也都愿意投入资金收藏漆器,所以福州漆艺发展的相对较快。 

目前全国约一万人坚持漆艺,陕西不足百人,“最担心的就是这门手艺失传,如果可能,一定要让老工人们教一教年轻人,千万不能让这个手艺消失了。”任晓东急切地说。 

与任晓东一样担心手艺失传的刘平贵说:“近几年来,村子里没有年轻人愿意出来割漆,我好几个徒弟也早都不干这行了。” 

这样的困局如何破解?任晓东说:“现在漆艺用得较少,主要是因为漆艺没有改革,我们需要在研发、生产、消费、文化等多个层面上进行‘生漆改革’,陕西省作为西部重要的文化大省、经济大省、旅游大省,生漆的文章可做,而且能做大、做强。但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如何实现生态立场下漆艺“担当”?张飞龙告诉记者,我们现在所关注的“漆艺产业”,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手工生产”,在数字技术发达的今天,漆艺必须参与到现代大生产领域之中。包括原料获取,传统手工艺也需要创新,必须适应现代人生活的消费理念和审美观念,从藏在深闺到步入寻常百姓家,制造满足百姓美化生活所需要的产品或艺术品。只有让普通老百姓能够接受并且享受的作品,民用的漆艺才是真正的漆艺。 

新中国成立后,生漆生产得到快速发展。陕西省供销社系统历史上生漆收购量达1300吨,列全国之首,省内一批生漆和漆器产品远销东南亚。1982年,生漆退出了计划商品管理范围,加之化学合成涂料的兴起,生漆市场萎缩,发展陷入低迷。 

对于漆产业如何发展,陕西省林业厅厅长李三原表示,目前,陕西是全国生漆主产区,产量占全国的40%以上。陕西省林业厅正在进行生漆及其产业开发规划,以此推动陕西生漆发展,更好的传承国漆文化,振兴生漆产业注:文章转载自《陕西日报》


标签

0

近期浏览:

相关产品

相关新闻

联系电话:0914-2022555
电话:13619142631 微信同步
公司邮箱:987760649@qq.com
公司地址:陕西省商洛市商南县城关镇任家沟村工业园区